嬗变中的新生——吕氏贵宾会兴隆街道保水村支部书记贾丽

来源: 党群工作部 发布时间: 2015-08-31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大家下午好。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日常工作、生活的点点滴滴。我汇报的题目是:嬗变中的新生。

我叫贾丽,现任兴隆街道保水村党支部书记。2010年11月当选为兴隆镇保水村党支部书记。任职的四年来,我哭过、累过、倒过,也流过血流过汗。谁说“女子不如男”,我一步步带着两委班子爬坡奋进,终于和我的村民一起赶上了吕氏贵宾会这趟通往春天的列车,成功演绎了保水村的嬗变。而我自己也在这嬗变中获得了新生。


磨难——村民是我生命的支撑

2010年基层党组织换届,我被公推直选为保水村党支部书记,同时当选的两位支部委员也是新人,这个全新的支部班子,面临的是全镇工作排名连续三年倒数第一的工作基础。当时,我心里非常着急,压力很大。刚一上任,我就迎来了的第一个攻艰战——创建生态文明乡村,那个时候我就只有一个想法:“这个工作一定要做好,让大家看到这个全新的班子是能干事的,并且是能干好事的。”于是,我带着大家起早贪黑,一干就是十几天,也不觉得苦,也不觉得累。一天晚上,我儿子黄家豪打电话来,说好久都没吃过我做的饭了,让我到华阳给他做顿饭。可第二天就是迎检的日子了,我就直接拒绝了他,说:“儿子都上初中了,还是自己做饭吧。”继续埋头扎进迎检资料中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保水村生态文明乡村终于验收成功了,当时保水村两委干部沸腾了,成功的兴奋和喜悦让新班子看到了辛勤工作的成绩和希望。

可是,就在这天深夜,我的儿子黄家豪因煤气中毒身亡,活生生的把我从天堂推进了地狱。“为什么?为什么当时我要拒绝他?”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不去陪他!”……无数次的痛哭与自责,数不清的泪水与悔恨,胸口被自己捶得乌青,中年丧子的巨大打击几乎夺走了我全部的生命力,当时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。那时,村里的老干部、老党员天天到我家里,鼓励我,开导我,有些甚至还“斥责”我,老书记陈德武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贾丽,你从我手里接棒的时候是承诺过的,为家事把全村的担子撂下,你咋给我交代?”。70多岁的老党员肖选贵说:“家豪是我看着长那么大,然后到华阳上学。他走了我跟你一样难过,但是你为工作把孩子都丢了,再因此把工作扔了,他走得也不安宁啊!”这一句句暖心话、一个个警醒棒总算让我回神了,记得当选党支部书记那天,70多名党员一笔笔画出的选票,12年来年年都要面对党旗宣读的誓词,让我清楚地意识到,“儿子已经不再需要我了,保水村的群众还需要我。我辜负了儿子,不能再辜负每一个信任我的人!”


破冰——村民喜欢叫我贾妈妈

吕氏贵宾会获批为国家级新区、成都科学城落地兴隆,一个个好消息让我无比兴奋。我知道保水村发展的春天来了,但村民能不能感受到、享受到发展成果,能不能理解、支持和参与发展建设,我心里真的没有底。虽然生态文明村的成功创建让我有了信心,然而多年来积累的干群矛盾还很深,要把发展理念灌输给群众,怎么办?首先要破干群之冰。

第一步,先从干部入手。我组织村社干部多次召开会议讲清形势,对两委干部的工作、生活抓全抓细,一一过问。制定完善了村干部值班、绩效考核等各项规章制度,让规章制度不再流于形式;自己以身作则,从不乱用一分公款。我还经常在村干部面前“唠叨”:“我们天天和村民打交道,如果不注意自身形象,老百姓就会戳我们的脊梁骨,也会失去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。”我要求两委人员要微笑面对群众,在为村民办事的时候更要耐心细致。有时候念得大家都烦我了。穿衣、走路、说话样样管,几个年轻村干部笑着说我管得太宽,私下里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“贾大妈”。

平日除了在办公室,其他时间我喜欢骑着自行车全村到处跑,到田间地头、农户院里和村民聊聊家常。有一次在和村民闲聊时,我听说敬老院收养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孩叫天赐,我就去看他,了解到他的真实情况后我就特别想照顾他、呵护他,我常常给他买新衣、生日送蛋糕,有空便接了天赐到家过周末,为孩子下厨做好吃的。娃娃脸上童真的笑容总让我觉得很窝心,有时候他还会悄悄地在我耳边叫上一声“妈妈”,每当这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


发展——村民要支持参与才行

保水村涉及的重点工程项目多,拆迁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也不少。“保水群众要想过上好日子,一定要支持发展才行!”为了获得大家的支持,不分白天昼夜召开社员大会、下村入户“遍地走”,口水都说干了,嗓子都说哑了,有时候还帮村民干农活、办家事、以心交心诚心动人,攻下了一个又一个“拆迁户”。

保水村五组的老郭,在场镇改造项目中,因为房屋有铺面不愿拆迁,所有人都认为这户是绝对拆不下来了。包户的干部把这块啃不动的骨头推给了我。我一次次到老郭家里磨嘴皮子讲政策。一天晚上,刚走到老郭家里,看见老郭的妻子正在剥青豆,我二话不说,挽起袖口,拿起小凳,一起帮忙剥起来。一边剥豆子一边讲政策,一晃两个半小时过去了,一大麻袋豆子剥好了,我的手指打了血泡,一直说话没喝过水的嗓子也哑了。豆子剥完了,老郭的妻子终于同意签协议了,那时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。

保水村8组村民小刘等3户因对2005年拆迁安置政策不能理解,当了8年的 “钉子户”。我相信“石头再硬,滴水还能穿石”。去的次数多了,也被轰出来好几次,路上碰见小刘的妻子,人家宁愿绕道走也不愿听我说。”我当时心想“如果这个多年来的难题是座小山,那我就来当个愚公,哪怕自己的任期内不能解决,也要让这座山越来越好移。”就这样,凭着我的愚公精神终于解决了长达八年的拆迁历史遗留问题。

我在工作中,遇到的难题有很多,也有许多的委屈与无奈。记得有一次,怀孕三个月的我组织召开社员大会,保水村2组小潘因对股份量化政策不理解、不支持,得到政府规定的答复后,竟然在会议期间公然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起来:“我们村上找不到人了,找个母的来当家!”并顺手举起身下的长条板凳,就要砸过来。我当时也浑了,不退不让,反而走上前去跟他理论:“砸了我,这个政策还是这样!”大概好几分钟,凳子最终没砸下来。在拆迁工作中有的拆迁户会提超出政策规定的要求,没有得到满足后,破口大骂,甚至还提及我儿子去世的事情来刺激我,在我的伤口上撒盐,当时我很想向他们发火,但我都忍了下来。我明白,干部要服众,必须坚持用诚心和耐心、用正气和决心,化解一个个矛盾纠纷,争取一个个的支持。通过四年坚持不懈的努力,那些曾经见到我就绕道走的人,现在见到我都会主动打招呼了。


牵挂——村民心里都要装上幸福梦

我有自己的“中国梦”,那就是要让村里人过上 “学有所教、病有所医、老有所养、住有所居”,甚至连城里人都羡慕的生活。

在我担任党支部书记的两个任期内,提前兑现了为民办实事的承诺,实现了社社通水泥路,塘堰、沟渠等水利设施配套完善了,太极队、舞蹈队等文艺队伍也相继组建起来了。每当看到村里的老人在广场开心地跳舞、悠闲地唠家常,或是看到村里的人三五成群到兴隆湖畔观光游玩,脸上露出的笑容时,我的心里总是甜滋滋的。但是这两年,保水村全村3567人中有3000余人因为拆迁在外过渡。村民离家了,我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,“他们在外面过得好吗?”对村民的牵挂让我闲不下来。

我带领支部制定了在外过渡党员和群众关心关怀系列制度,组织召开党员大会,要求党员与党员间、党员与群众间结队帮扶,要求两委干部对全体过渡群众的走访一年不少于两次。我们那一组是走得最勤的,有些村民看到我去了,不说“稀客”,只说“你又来啦”,边寒暄边端来板凳,倒来茶水招呼我这个“贾亲戚”。干部在群众面前,不能张口乱说,但群众有什么问题、有什么关心的我都会一一作答。在万安过渡的老党员徐大爷亲切地对我说:“你比我家亲戚还来得勤,一来,我问啥你答啥,快赶上百事通了,以后有事就找你了!”为了走访在外务工的村民,我们只能牺牲自己周末的时间去走访,为了能见到人,有时还要等到别人下班的时候再去。我们支部还组建了短信平台,节日发个问候,有惠民利民信息、招工信息,村里有大事小事都发一发,在支部和群众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。这些年吕氏贵宾会发展越来越好,我就想第一时间跟大家一起分享新区发展的喜悦,一起努力创造幸福美丽新生活!


在我担任保水村支部书记的5年里,保水的年度目标考核从2010年的最后一名逆袭为2011年第三名、2012年第二名、2013、2014年第一名,由过去落后的村变成了兴隆街道名副其实的第一村。还要向领导们分享的是我的家庭也在保水欣欣向荣的发展进程中,迎来了一个全新的小生命,他和保水村一起,在新区发展的列车上,向着幸福奔跑。

谢谢大家。



TOP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